一門“醫三代” 聽鐘南山之子親述祖孫三代傳承故事

2020年08月19日16:02  來源:廣州日報

一門“醫三代” 三代共仁心

廣州日報記者采訪鐘惟德教授 聽他親述鐘家祖孫三代的傳承故事

“廣州有座鐘南山!”這是老百姓豎著大拇指說的話,中國工程院院士鐘南山是無數人心中的支柱。

其實,山非一日隆起,家是院士的支柱。鐘家三代,鐘世藩、鐘南山、鐘惟德,其實每個名字都閃亮!第3個中國醫師節來臨之際,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采訪了鐘惟德教授,請他親述鐘家“醫三代”的傳承故事。

“醫一代”鐘世藩

鐘世藩。圖片由受訪者提供

出生于1901年,跟著叔父在廈門鼓浪嶼長大,一邊打工一邊學習,考上北京協和醫學院。

1930年鐘世藩畢業后前往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留學,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后,1946年他毅然決然回國。1946年,三家中央醫院之一的貴州中央醫院遷到廣州并成立廣州中央醫院,鐘世藩任副院長,同年受聘為嶺南醫學院兒科教授。

鐘世藩是響當當的兒科國家一級教授,晚年還力撐病體編寫40多萬字的《兒科疾病鑒別診斷》。

“醫二代”鐘南山

鐘南山

出生于1936年,鐘南山至今榮譽無數,日前榮獲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榮譽——共和國勛章。

鐘南山在父母影響下,19歲考入北京醫學院,后留校任教,1971年進入廣州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內科工作,1978年獲赴英國愛丁堡大學深造的機會,從此專注呼吸病防治研究。1996年當選中國工程院院士。2003年非典、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時,他敢醫敢言,成了人們稱道的“硬核”鐘南山。

“醫三代”鐘惟德

鐘惟德

出生于1968年,在祖父、父親的影響下,考入中山醫科大學,畢業后進入廣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工作,致力于泌尿系統腫瘤的早期診斷與治療。

作為我國新一代泌尿外科優秀專家,鐘惟德二度榮獲廣州市十大杰出青年稱號,獲得中國泌尿外科最高榮譽“吳階平泌尿外科獎”,主持的醫學研究、主編的醫學專著、發表的醫學論文不計其數,已經是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的響當當的醫學大咖了。

醫者心:

三代人初心不變 對醫學不懈追求

鐘家祖孫三代從醫,至今不變的是什么?鐘南山在接受采訪時說:“我想,最大的不變,是對病人擔起責任,對醫學科研的不懈追求!”

鐘南山從小跟著父親,從南京到貴州、廣州,鐘世藩總是忙到深夜,鐘南山眼里的父親“幾乎不休息”。

鐘家“醫一代”為什么從醫?鐘惟德回憶,他問過姑姑鐘黔君,得到的答案是鐘世藩從小貧苦,歷經磨難,在那樣的艱難時期,從醫是他珍惜學習機會的選擇。

在漫長的兒科醫涯里,愛與責任是鐘世藩一輩子的堅持。

“你的爺爺說,當兒科醫生,最要緊的是愛孩子,從心底去愛,不管孩子怎么哭鬧,都不要生煩。” 鐘黔君告訴鐘惟德說,在鐘世藩看來,孩子不會說話,診斷有困難,醫生要知道怎么發現孩子的痛苦。

上世紀50年代,鐘世藩在全國率先創辦中山醫學院兒科病毒實驗室,科研奮戰的同時盡心盡責治病救人,下了班還給孩子看病,有的孩子太小,還要上門應診,家長們也不時帶著孩子到家里求醫。鐘家人都看著他給孩子全面一套檢查程序做下來:喉嚨、甲狀腺、聽/敲心肺、摸肚子、查手腳活動……

確實,鐘南山、鐘惟德都從“醫一代”的言傳身教里開啟從醫初心,“醫生里,父親是對我影響最大的”,這是父子倆異口同聲的話。

鐘惟德小時候常常隨父母到鐘世藩的家兼實驗室——樓梯底就養著幾百只實驗鼠,這樣的氛圍讓他與父親對醫學科研一直很向往。跟鐘惟德能抓老鼠玩不同,鐘南山往往帶著材料請教父親,被嚴厲的父親“打回頭”。

很多人不知道,鐘南山真正治病救人是從35歲開始。1971年,鐘南山回到廣州,有一次父親問:“南山,你今年幾歲了?”鐘南山答:“35歲。”父親嘆了口氣:“哦,都35了,真可怕。”這句話激勵著鐘南山“把失去的時間找回來”。在當時的廣州四院工作的鐘南山,早出晚歸,一年寫下四大本醫療工作筆記,整整暴瘦24斤,但很快勝任了臨床工作。

在鐘惟德眼里,祖父、父親都是嚴肅的人,嚴格要求下一代。他們都一心撲到工作上,常常有病人追到家里來送上感謝。正如鐘南山說“我感覺到當醫生挺受人尊重的,真的幫人解決問題,很開心”,鐘惟德也是。

鐘惟德喜歡文科,但在兩代醫生的影響下,也學醫從醫。他選擇泌尿外科領域,“我不想讓別人認為,自己是仗著父親而在醫學界取得成就”。

醫者行:

克己鍛煉為工作 醫術援黔“父子兵”

到過鐘南山家里的人都知道,鐘院士至今還住在老舊的房子里,“我家與其他家庭不同的一點,就是專門騰出一個房間,有劃船機、跑步機器、自己做的雙杠。”鐘惟德說,因為父親鐘南山注重運動,每天無論多忙多晚都有20分鐘運動。

這樣的克己鍛煉,源自2004年鐘南山由于身體透支,得了心肌梗塞,放過一個支架。自那之后,他要讓身體能夠始終保持強度,更好地投入到醫學工作中去。

鐘惟德被父親的人生態度深刻影響著。他的辦公室同樣簡樸,接待來客甚至在一張鐵架折疊桌旁。鐘惟德也熱愛運動,是省籃球青年隊、校主力隊員,他認定只有強壯的體質、淡定的性情、團結協作的精神等才能勝任醫生的工作,甚至在招研究生時面試還會考籃球,現場觀察學生們的臨場反應。

同樣,在追求醫學科研的進步上,父子倆也一脈相承。84歲的鐘南山對現代化診療技術毫不陌生,是分子生物學重點實驗室的帶頭人。鐘惟德在大數據、信息化技術、數據模型等方面的深入研究,讓鐘南山頗為欣慰。

鐘家“醫三代”,有著特殊的貴州情緣。鐘世藩曾在貴州中央醫院工作,鐘南山曾在貴州生活整整8年,鐘家三代始終將幫助第二故鄉的想法掛在心頭。鐘南山、鐘惟德是援黔的“上陣父子兵”,鐘南山出任院士專家醫療衛生援黔專家團團隊,鐘惟德是核心專家,德江縣健康扶貧、畢節市第一人民醫院對口幫扶……他們追隨父輩的腳步,將醫療技術、人才培養等成果帶到貴州。

醫者情:

對病人一視同仁 共情心三代傳承

病人說:“看過鐘院士,感覺病好了一半!”在鐘惟德看來,這是患者對醫生足夠信任。

對子女嚴格要求的鐘世藩、鐘南山父子,卻對患者十分親切。

鐘家人都知道,鐘世藩在給每個病人看病前,一定要好好洗手;“當天氣寒冷時,醫生的手和聽筒頭都應該先溫熱后才檢查,以免刺激小兒抗拒檢查。”這樣的提示,甚至寫在他的《兒科疾病鑒別診斷》里。

受到父親言傳身教的鐘南山,看病是公認的非常認真,從患者的角度體諒病人,給予病人非常需要的關愛。名氣大的鐘南山,遞條子來看病的不少,不論病人的身份、職業,他一樣親自檢查,親切問診,起碼30分鐘才診完一個。他至今每周四下午的門診,沒有非常特殊的情況都“雷打不動”不讓路,因為病人最重要。

哪怕如此,鐘南山依然沒覺得自己做得足夠好。有一次鐘南山被問道:“同樣是醫生,您覺得兒子做得怎么樣?”,他實實在在地回答:“他跟病人交流溝通比我做得更好。”

鐘世藩會實事求是給病人開一分錢的藥,哪怕被病人誤解。鐘南山曾為了醫學實驗,在自己身上抽血30多次,記錄好實驗數據;為了研究“一氧化碳對人體影響”的課題,狂吸一氧化碳,血液中一氧化碳含量高達22%,相當于一小時連抽60多支香煙。非典時期,鐘南山的敢醫敢言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這正如當年他在給父親掃墓時吐露的心聲“堅持真理、要講真話”,只因為“要對得起病人,要治好病人”。

“一切為了病人”,也深深烙印在鐘惟德的身上。

跟父親一樣,鐘惟德非常認真負責地對待每一個病人,記者采訪當天,他上午的門診有2個病人掛了號卻沒來,他還等了一小時,“怕他們從外地來,沒算好時間”。一名從1994年開始就跟著他的病人,每次來看病,鐘惟德都為他準備一條干凈褲子,“他大小便失禁,從佛岡來捂得難受”,鐘惟德說。在他心里,祖父、父親帶著他樹立起全心全意為病人服務的思想,“換位思考”的共情,是最寶貴的財富。

(記者 何雪華)

我來說兩句 0人參與,0條評論
發表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版權及免責聲明:本網所轉載稿件、圖片、視頻等內容僅出于向公眾傳遞更多信息的目的,不希望被轉載的媒體、公司或個人可與我們聯系(jnxww@163.com),我們將立即進行刪除處理。所有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优优影视-官网